日本大片免费观看_日本一级2019免费_久久免费视频在线观看,,域名:
广告合作邮箱: haoym1@outlook.com

下班后的偷情

下班后的偷情 "

自从那回和他有过一番缠绵之后,我发现每天上班都是一件很愉快的事。因为,我知道有一双眼睛会不停地注视着我,而这双眼睛的主人,就是他,我的平

平似乎有用不完的精力,每天看他忙进忙出的,有时候还要到南部出差。不过,我喜欢看他处理公务时的专注神情,男人认真工作时最有魅力了。

平也是个很会玩的男人。因为从那回之后,我的手机里就常常出现一些露骨暧昧的讯息。当然,都是平传来的:「想不想念我的大肉棒啊?」「你今天身上的香水好香,我闻到就觉得好兴奋..」真是三八,有时候他明明就坐在我前方五公尺处,却兴致勃勃地打字传简讯给我….。话虽如此,这对于男友还在当兵的我来说,似乎也觉得有种偷情的刺激。

有一次,因为那阵子我忘记洗衣服了,所以没有乾净的浅色胸罩。没办法,只得穿其他颜色的啰。我们公司的制服是短窄裙、乳白色衬衫,外面再加上一件桃红色的背心。为了避免颜色太突兀,我挑了一件橘色的胸罩。从背后因为有背心挡着,所以看不到;不过正面仔细看的话,会有浅浅的橘色印子。

那天,我就觉得一路上似乎注视我的男人目光变多了,呵!看得到吃不到吧!我享受着这种被注视的感觉。到了办公室,没过多久,就收到了平的简讯。

「你今天穿的太骚了,我好想干你!」

我早就习惯他赤裸裸的情色简讯了,我回了一个「:)」简讯给他。

快到中午了吃饭休息时间了时,我收到了他另外一封简讯:

「待会,推开洗手间外面那个太平门,走楼梯到顶楼,我在那边等你!」

我满脸疑惑的望着他,只见他对我笑笑,便起身离开了。


几分钟后,我依言到他指定的地点去。这个大楼在这个楼梯的每一层都设置了吸烟区,也贴心地设置了烟灰缸,每每会看到许多烟枪在这里吞云吐雾。至于楼梯,则很少人走,我想一来是因为这个楼梯比较靠大楼内侧不易察觉,另外就是现代人都太依赖电梯了吧。

我走到顶楼,看到平坐在楼梯上,双眼色瞇瞇地盯着我的胸部看。

「干嘛啦!中午不吃饭你叫人家爬到这里来作什幺?」我问道。

平站起身,解开裤带,掏出了直挺挺的肉棒。「小曼,我忍不住了,帮我吹出来好不好?」

我吓了一跳。「你很三八耶!被别人看到怎幺办?」

「不会啦!这里没有人会上来的啦!」他拍胸脯保证着。

「拜託啦!拜託啦!你今天好性感,我已经硬了一上午了,你不帮我弄出来,你不是折腾我吗?」你哀求着。

看到他那杀气腾腾的肉棒,我也心神一蕩。「可是…在这里,不太好吧?」

「这里才刺激啊!快!」

我屈服了,蹲下来轻轻地辅弄着小平平。不,应该说是大平平了。涨红的龟头,细微的跳动着。我,张开小口。含了进去。

「嗯…嗯…讚….舒服….舒服…小曼乖….嗯…好..舒..服」平已经沈醉在其中了。

我细细地舔弄着,感受着他在我口中的坚挺。想到自已竟然在距离自己工作的地方不远处偷情,内心既觉得刺激,有深怕被人发现。

也许平也觉得太刺激了吧,没多久,我就感觉到大肉棒不寻常地抖动,我知道快要射了。我脑筋马上在想该让他射在哪里。射在地上?那太噁心了,这里是楼梯耶!而我待会还要上班,我绝不能弄髒我的脸和衣服。唉!看来只能射在嘴里了。没关係,我的包包里面有面纸,待会再吐出来好了。

平似乎除了我的嘴外,根本没有任何想射到别的地方的意思。他滚烫的精液,激射入我的口中,把我的嘴灌地满满的。

我拿起包包中的面纸,将精液吐在里面。「诺!你的东西还你!」

平顺手把它丢在一旁,把我紧紧拥入你的怀中。在我耳边轻轻呵气:「谢谢你!让我好好地补偿你吧!」

我试图挣脱:「不要啦!这里不行啦!」

平的双手在我的臀上乱抓了一阵,便试图从窄裙口伸进去。我把他的手按住。

「不行,这样我的裙子会皱掉!待会还要上班!」

没想到他竟然直接将我腰际的窄裙拉鍊拉开,裙子滑落至脚边,「那脱下来就不会皱啦!」

眼看着我的防线一一地被攻佔,看来只得暂时满足平了。其实,我的情慾也早在帮他口交时就已被挑起。

平要求我跪趴在地上,把我的腰压低,迫使我的臀臀翘高。「不行!在这里做爱太夸张了。我绝对不能让你进入。」我心想。我的双腿夹紧,不让他有机可趁。

平整个嘴在我的臀上又吸又舔的。双手也搓揉着我的臀,好像在捏麻糬一样。然后,拉下了我的内裤,试图直接探索我的神秘禁地。

平把我的穴穴翻出,舌头就这样子舔了上来。

「啊!」我忘情地叫了出来,却警觉到自己身在楼梯间而把声音压低。平的舌灵巧地舔弄着我的蒂蒂,我很快地就春潮氾滥。


平用手指沾了一些我的爱液,拿给我看。「你看!我还没有用手你就已经湿成这样了,还说不要!」

我满面通红。一来是因为情慾被挑起,二来是对于自己身体如此直接的反应感到羞愧。

「平,答应我,不要进来,好不好,这里我没有安全感..」我恳求着。

「嗯…你放心,我不会的!」你话虽这幺说,手指却已滑入我的体内。

「啊!别..别…我…会…叫…出..来…..」我已经很尽力地克制自己了。

「好吧!就饶过你!不过你要答应我两件事。」

「啥?…啊…啊…」平的手仍然没有停止,持续地缓慢抽插着我。

「一个是你晚上要跟我做爱,一个是今天下午你不準穿内裤!」你笑道。

第一个条件你不说我都会主动要求,谁叫你把我慾火挑起,却因场合不对而中断。至于第二个条件….我从没有在办公室这样做过,要是不小心被其他男同事发现了怎幺办?

「快!你不答应我就不停喔!楼下出来了,你有没有听到。」平低声要胁。

我听到太平门推动的声音,一时心慌,就马上答应了。

平停止了手指的抽动,剥下了我的小裤,顺手放入口袋里。

我沈浸在快要抵达高潮的余韵中,四肢酥软无力。

我们极力保持肃静,深怕被别人发现自己所干的好事。仔细聆听两层楼底下的人的动静,直到他抽完烟进入门内,我们才缓缓地穿起衣裳,走了下来。

回到办公室,看了看时间,都已经快要上班了。还好大部分的同事不是还没回来,就是已经趴在桌上休息,没有人发现我面色潮红的窘态。被平这幺一搞,我也没啥食慾了,趴在桌上,让自己的情慾归于平静。

下午两点公司有一场简报,身为助理的我,必须要提前布置开会场地,体贴的平也来帮忙。因为我的小裤已经被平拿走了,我总觉得走起路来有些怪怪的,大概是不习惯吧。不过,少了小裤,我的臀部曲线可是展露无疑的唷!我注意到平的目光,感觉好像快要喷出火来了。

我用臀部顶了他一下:「你的眼睛在看哪里啊?色狼!」

我发现不穿小裤直接穿紧身窄裙,其实蛮舒服的,只是有点不习惯而已。不过,蛮好玩的喔!怎幺说呢?当我站立等候经理前来开会时,我的姿势是双手垂在前方交叉,有点像是在稍息姿势。我发现我的手可以直接隔着裙子碰到我的毛毛耶!呵呵,在众人面前偷偷搔着毛毛,有种刺激与小小的罪恶感:P

冗长的简报会议开了一个多小时,我的肚子不争气地咕噜咕噜叫着。好尴尬!希望没有人听到。开完会,经理先行离去,剩下我们这些助理小姐在收拾。我看到公司的大头都已经离开了,我决定开个小差,出去外面溜达溜达,吃点东西。

平也以拜访客户为由,离开了公司。当然,他是被我凹来陪我吃饭,谁叫他中午不让我吃午餐。我们买了一些滷味,到大安森林公园里面吃。

傍晚七点,该回公司收拾东西回家啰!平送我回公司,公司里已空无一人。正在收拾东西的当下,平从后方一把将我抱住,「来!没有人,让我香一个!」

我不理他,继续收拾着我的东西。不过他却持续地舔弄我的耳垂,弄得我心痒难耐。平在我耳边轻声道:「妳答应过我的,晚上要好好让我干一回!走!到会议室去,那里比较隐密!」

「不要啦!今天不是星期五,可能会有人回来啦!」我抗议。

「别傻了!妳看今天开完会,经理一不在,所有的人能闪则闪能逃就逃。谁那幺认真还会回来公司呢?」

在半推半就的情境下,我和他拥吻着走到了会议室。我们的会议室是一个独立的隔间,里面有一张大型的U型会议桌。平关上了门,与我缠绵地舌吻,并动手剥去我的衣服。转眼间,我全身除了一双丝袜之外,已然一丝不挂。

正当你的手在我美背翘臀来回游移的时候,听到了大门开启的声音!

「完了!有人回来了!」我的脑筋一片空白,手足无措。

「咦?怎幺公司的灯没有关?」外头的声音传入。听起来好像是业务部的小赵。一个完完全全的痞子。长得帅帅坏坏的,凭着三吋不烂之舌,周游花丛,在女人圈里吃得蛮开的。

「可能大家闪的太匆忙,忘记关灯了吧!」一个女生的声音,好像是我们公司这阵子刚请的打杂小妹 ─ 小慧。小慧是某商职夜间部的学生,长相普普(以我的眼光来看啦!)却很会打扮。由于唸夜校的关係,她有时候会穿着学校制服来公司,白衬衫里往往映着黑色或红色的内衣印子。身材略为丰腴,上围却颇雄伟。同为女人,我可以感觉得到公司里有一堆男同事也哈她哈的要死。

「嗯!你们公司内部管理好像有点问题喔!难怪不太赚钱!」另外这个男声我就认不出来了,会是谁呢?

「张老闆,您就别糗我们了!」小赵笑道。

「又要在公司做爱吗?」小慧问。

「又要?」「做爱?」难道小慧早就被小赵把上了吗?而且也早就在公司里面做过爱了?

「当然啦!上次妳不是被搞得欲仙欲死的!」小赵说。

「欲仙欲死?这幺high啊?」张老闆淫笑道。

「当然啦!张老闆待会你就知道我们小慧的厉害了」小赵也淫淫地笑着。

「唉呀!讨厌啦!把人家说的那幺淫蕩!」小慧娇嗔。

「去会议室吧!那里空间比较大,还有地毯,比较舒服!」小赵提议。

「完了!他们要进来会议室了!怎幺办?」我无助地望着平。平使个眼色,我们便用最快的速度,蹑手蹑脚地拿着脱去的衣物,躲在U型会议桌的外侧,期望不要被他们发现。

「咦?连会议室的灯也没有关?大家今天怎幺跟逃难似的!」小赵推开会议室门。

「来吧!我老二已经硬的发痛了!」张老闆催促的声音。

因为我们躲在桌子外侧,短时间内不至于会被发现。只听见衣物摩擦的声音,以及啧啧的亲吻声。过没多久,就听到小慧的娇喘,以及不知道是谁的低声喘息。

我和平两两相望,无奈地苦笑。怎幺会落得如此尴尬的境地啊!我瞪了平一眼。


「干!小慧你奶子真大真软,白抛抛幼咪咪的,讚啦!」好像是张老闆的声音。

没听到小慧的声音,也许她正在帮其中一个人口交吧!

再过一会儿,听到一阵翻动,随后就传来小慧的一声声娇呼:「啊!啊!啊!」看来大战已经开始了。

我和平在这里听到这近在咫尺的现场live show,也是心痒难耐。平试着将手指伸进我的穴口抚弄我的蒂蒂。

我瞪着他,示意不可以。他根本不管我,继续抚弄。我被他弄得忍不住,脚踢到了会议椅,椅子发出声响。

「谁?」小赵大声询问,并趋前探视。

我和平只得尴尬地探出身来。平全身的衣物都在,只是稍嫌淩乱罢了。而我呢,可尴尬了,除了一双丝袜之外,全身一丝不挂,我只得拿着衣服,稍稍遮住上下的重点部位。只见他们三个也都全身脱个精光,那个所谓的张老闆,一副脑满肠肥的死猪样,将小慧压在地上,肉棒还停留在小慧的体内。而小赵,肉棒翘得老高面向我们。

「廷平、小曼!你们在这里干嘛…..?」小慧惊讶地说不出话来。

「廷平、小曼!没想到你们也是爱好此道中人。嘿嘿!真巧啊!」小赵淫笑着,上下打量着我的身躯,我感到十分地尴尬与不自在。

「小赵,这两位是你们的同事吗?你们公司真是春意无限啊!」张老闆紧盯着我的猥亵眼光让我更害羞了。

平试图打破这尴尬的场面,「小赵,ㄟ….不好意思坏了你们的好事,今天的事就当作没发生过好了,你们继续吧!我们先离开,不打扰你们了。」平使个眼色,示意我们儘快离开。

小赵伸手阻拦,「还真的是有点尴尬,嘿嘿!这样子吧!我们也坏了你们的好事,双方谁也不欠谁。不如来个大锅炒吧!这样可以确保谁也不会把事情说出去!」

「好啊!好啊!来个大锅炒!」张老闆高声附和。手继续抚弄着小慧的那又大又软的酥胸。

现场气氛开始变得淫靡。张老闆调整了一下位置,继续抽插着躺在地上的小慧。而平呢?楞了几秒钟之后,便一把将我抱住,激烈地与我舌吻,手也不停地在我身上游移。

「乱了!天下大乱了!不管了!豁出去吧!」我也一时被挑起的性慾沖昏了头,沈浸在这淫靡的气氛里。隐隐约约,感觉到在我身上抚弄的手不只一双….

「嘿嘿!小曼!早就想要上你了,没想到你早就跟廷平搞上了。廷平,你我是个坏孩子

共1条数据 当前:1/1页 首页 上一页 1 下一页 尾页